这几日

简单回顾一下这几天

折腾永无止境

真奇怪那天怎么就手痒了,想到去换什么ck内核。从那天下午开始,到现在,自我都一直深深地陷入折腾的巨大快感中不能自拔……神啊,让我安分点吧。

简单记述下这几天的折腾,首先是ck内核,因为贪图方便直接用了repo-ck的源,然后是懒得看英文的wiki,过度相信pacman的智能程度。最二的事是洁癖般的把以前的内核给废了。于是乎等到进到syslinux界面时我郁闷了,linux原来还没这么全自动……

折腾之人搬起的石头终将砸到自己的脚。就在arch挂掉的前几天,蛋疼的制作了个debian+kde live usb。可惜8G的U盘被dd成1G了,我那个不爽啊,于是继续折腾下去,把liveusb格了。光驱?长久没用早挂掉了,不过还是抱着残存的幻想借张ubuntu11.10试了5、6次。

不知何时有个想法,debian stable这种超级稳定物必定合我这种不爱折腾的懒人心意,于是把arch换成debian的想法便如这夏的气息,不知何时早已渗透到心中的每一个角落。于是我借个电脑,写了个debian netinstall usb。

debian是好东西,安装一路顺利,本来这折腾的事情就该尘埃落定了,折腾之人又开始找事了……尼玛为什么源这么慢,为什么sawfish不会用,为什么没有fcitx,latex好像还是09的没有ctex,火狐怎么改名了还这么老版本,apt用着也没pacman好……很显然,dd了个arch netinstall……

可惜arch没有debian这么稳定,虽然之前我看到提示备份的消息报以胸有成竹的轻蔑冷笑,等到我发现在格盘时心里却只剩一阵叹息,尼玛连个提醒都没有……

折腾之人必遭雷劈,一切尘埃落定那刻忽然灵光一显,雷电过身,尼玛不还有sid么……

回复vim配置时,我忽然觉得之前真有先见之明,竟然知道备份vim的配置,不然现在一定疯了。赶紧在github上建个仓库,我这个懒人,差点把cron都用上了……还好没折腾,不过这个早晚折腾。

回复各种软件时,莫名地感激linux神奇的包管理器,要在win下我大概累死了

重新下载考研资料,感谢bt上还在分享的同学,1.1M/s的满宿舍网速让考研公共课几乎瞬间回复。《十二只猴子》还没看完就下完了……

网盘里lisp资料依然健在,云存储万岁!其实就是某天手贱顺手转存的事

latex主要是字体,字体损失的真伤,我最可惜的就是那些gimp画笔和平时悉心收集的字体都消失了,本来有个备份结果u盘丢了。还好win下字体和adobe的中文字体都不知我何时传到115网盘了,对了,ctex配置还没改……现在觉得分享是件多么利人利己的事了,好在某天无意间找到并且写道archwiki上了,不然现在怎么也找不到那个文件的位置…………Knowledge for humanbeings

然后git clone下来我那被我手刃的面目全非的jekyll博客

装个xp虚拟机,虽然可能几个月才开一次,但人要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真是要用了也没办法,比如那傻逼的word什么的,或者是二逼的IE什么的……

然后,去的就让他去吧,卸下过去的包袱就是新的明天,这次系统挂掉未必不是好事。

但折腾之人依然很残念,尼玛我的Tor挂了,上不了twitter了,上不了youbube了,google邮件组,docs都上不了了,尼玛还天天莫名奇妙的重置,伟大的长城不要什么的误伤吧……这时候一个叫tsocks的神奇东西拯救了我再也连不上的洋葱头,洋葱头这东西会缓存节点,一次连上以后都没问题了。

我又照着wiki认真的把grub换成grub2,从新增加个ck内核,打开传说中的Brain Fuck queue.哈,运行如飞,kde秒杀一切windows/mac系统,秒开的快感让人欲罢不能。

其它时间我还干了些什么呢?在论坛上水啊水啊,看c++,看看lisp终于看懂了。

第一天下午对计算机坐太久了,第二天就感冒了,尼玛……我要匀出更多时间去锻炼身体,反正没有妹子,没有各种应酬,只要我不折腾,时间总会有的。但为什么坐我旁边一天到晚dota的室友就没事…………

花了几天让arch回血回魔,现在终于满状态了。

也该花点精力回复自己的状态了。那什么通信原理,好歹继续看吧,不然考毛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