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

回忆

我向来厌恶回忆,当被它的触角在夜幕中拉住,你永远别指望从中抽身,回忆越陷越深,一层一层向过去延伸,好像永远没有终点。

我向来厌恶面对过去,过去的哀伤与委屈,过去的快乐与迷恋,都在回忆中幻化成不可抑制的情愫与遗憾。回忆越陷越深,它在你的心头缠绕了一圈又一圈,当回忆越行越远,往事便像猴子头上的紧箍咒一样越来越紧,让人压抑的喘不过气。

不知为什么,感觉往事不堪回首。虽然它普通的不能再普通,虽然它平淡的不能再平淡,但我不愿回头.让记忆随着光阴越流越远吧,我希望永远不要再见到它。

可是它总是找上我。终有一天,还是要面对自己的懦弱,愚蠢与自私。

有一种被人抛诸脑后的过去,包含一些不该遗忘的点点滴滴。欢笑之余,我将故旧拾起,才刹见自己的薄情。人世间似乎存在着某种公平,每个人都曾被抛掷在他人的遗忘中;而今你所有哽咽难宣的话语,也正是你曾为人所期盼,却永远听不见的字句。

赫曼· 赫塞-—

大学之前

不想多说,封尘的不想重启。简单的写下,简单地卸下,轻装面对未来。

大学

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

梅贻琦1931年在清华的就职演说-—

说什么好呢,本来没想到来这里。高考之前想去南京大学,考完试知道毁了,打点好好准备了一堆要报的二本大学,一本随手填了个江南大学,只因为作为革命老区的朴素人民,觉得无锡这地方比较发达。报专业的时候报的教育技术,因为自己虽然是学理科的,但一直想搞文科1。但老爸是搞教育的,想这行业尼玛有个毛前途啊,别报这个。我那时当然无所谓了,反正谁知道将来大学毕业做什么,那就这啥 光信息科学与技术 吧。

关于这牛b的专业名我要唠叨两句:还记得去派出所开国防生证明的时候,那位警察大叔来句,唉,你这专业不错啊。我想是么?然后去招生办查分的时候招生办大叔也来了句,你这个专业高科技,有前途。我想看样子没差了。*来到传说中江南第一学府,尼玛来到理学院,再上了三年学,我算知道这是什么玩意了*。

于是乎阴差阳错来到无锡这地方。初来乍到,这里商业气息以排山倒海之势扑面而来。各路江湖骗子、学长学姐、商业机构、云集此地…… 然后我就不多说了,三年过去,我已经不把这里当大学看了。

其实也不想黑咱亲爱的大江大,学校风景秀丽,一看就是花大力气大资金维护打造初来的,基本上这个大花园是各路情侣、闲人饭后闲逛的良处。学校四周也到处都是公园,总之风景不错就是了。有这么种感觉,咱大江大就是环蠡湖绿化带的一部分。

不该跑题的,虽然有很多怨念,但也不是一无是处,好歹教育部直属211大学,有心报这里的别这么就被我的胡言乱语吐槽走了,也许其它地方还不如这儿。

外联

大一上学期,外联还是比较忙的。然后又身在两个组织的外联,于是打了一个学期的酱油2。最后的结果是一分钱没有拉到,不过那时候真是勇气十足啊,跑商店,闯大楼,进政府,当然,脾气好点的会听你说完,脾气差点的也没到轰我的地步…… 然后尼玛有赞助商了宣传也是我们的事,遍历宿舍做宣传,食堂门口发传单,四处张贴海报……

说到底,我那时不是很给力,不过很有*勇气*。

骑迹

也不知为何了,加了个名为骑迹的组织,买了辆 Giant ATX6903,准备暑假远征。没想到暗暗影响了舍友,四个人先花了几天骑车游遍了江南六大古镇,然后我知道我脾气有多差了……总之,因为脾气不好和室友别扭了很抱歉,但一直没说出过口。暑假和社团的兄弟们从学校骑车出发远征北京,难忘的七月啊。然后我又体验到自己脾气有多不好了,然而,抱歉的话一直没说出口,一路都给大家拖后腿了。

远征之前和骑迹,室友出去都比较多,无锡周边什么的总是去逛逛。到远征结束,基本上再没怎么出去了。最后一次出行在2011年4月26日,骑迹的24小时环太湖活动,光荣的做了压队。没想到之后,再也没骑车出去过了。4

泡图书馆

大一经常泡图书馆,别人都以为我在学习,其实都是在看闲书。因为好奇很多偏见、歧视从何而来,为什么人们会这样会那样,好奇人的本性,所以看了好多心理学社会学的书。现在都忘了,当时的笔记可是做了一本又一本……

最后的相关结论是,基本都是假说……

那时我第一次认识到人是有多健忘,后来问我一个天天看数学和计算机学科国外论著的室友,你看这能记住吗?他说不行,我问那看了有什么用?他说很多思想会内化成为你的一部分。当时感觉这话安慰的意思多余实际的意义,两年后接触另一个神奇的领域时我才体味到这个意思。

动漫

在室友旁边看死神,然后感觉不错。然后开始动漫宅化一发不可收拾,先后看了一堆新番旧番。当时痴迷的,借室友mp4看空之境界,借室友电脑看Monster,寒假在家天天看eva。去郑州病房陪父亲的时候,当时还买了本《动感新势力》,没想到那本10年三月的85期,是我唯一买的动漫相关的东西。

最后,忘记是何年何月,看完Lain、攻壳机动队和虫师之后,口味越来越小众,再未找到入的了法眼的动漫,也就再也没兴致看其它的动漫了。

小说

忘记何时,迷过一阵日系推理小说。大概是远征前的假期,当时图书馆所有能借到的东野圭吾的、京极夏彦的、宫部美雪的……推理小说,到后来痴迷上整个日系文学,村上村树、松本清张、太宰治5……,唯一遗憾没看《丰饶之美》和《源氏物语》,再后来因为信长之野望这个游戏对整个日本战国史产生兴趣好好研究了一番,扯淡的是又找了本叫《中国历代军事战略(上、下)》6的看了一遍。

好了不跑题了,还是说小说。当时手机可以上网,经常用手机上轻小说论坛看小说。《文学少女》那阵真是让我痴迷上了各种小说了,好多图书馆都没有,当时我是疯狂荐购,图书馆方面的回复倒很简单:/不适合本馆收藏/7

总之,那段日子是动漫、小说、甚至还玩过air的游戏交错的日子。很虚空不是?我只是想从那里发现意义,寻找意义。他人的作品改变了我,启发了我。但意义也仅限于此。我放弃动漫小说、文学时,心头一点感觉都没有。

对了,忘了讲讲科幻小说。在郑州病房的夜晚,看着阿西莫夫的科幻小说打发漫漫长夜,我才知道科幻小说还可以写得这么棒这么有深度。后来去年寒假,看了遍《光明王》,那种宗教和科技交织的奇幻感觉让我激动万分,于是我找来txt版的把它用/LaTeX/重新排了一遍。那个时候,又有个东西影响了我。

Dota

现在,我旁边的室友还在每日忙着dota。

这是个迷人的游戏,有几个月很喜欢。我在一个游戏中寻找意义,体悟人生,有很多对现实有启发的思想渐渐影响和融入自我。更重要的,拉近了孤独的自己和很多人的关系,一致多年以来我第一次觉得和好多人有的聊的了。然而,仅此而已。之后遇见的东西,让我走火入魔了,几乎彻底把它扔掉了。

TED

Ideas worth spreading.

TED理念-—

TED1是什么?Technology、Entertainment、Design,有阵对这个特着迷,它展示了一个新奇的世界,你看到这里还有一群人相信思想的力量,充满热情,相信能通过传播思想和理念改变世界,你会不激动吗?当你身边充满着成天感慨无所事事,生命缺乏激情之时你会不喜欢它吗?那时的TED展示给我很多很棒的理念。TEDxWuxi第一场面向大众的分享会当然要去了,设计学院一个学长关于设计的演讲在我心中埋下了"设计友好"的种子,现在看待很多产品和服务,都要想好多……

数学建模

当然我在大学的时候,还不可能把从前的点点滴滴串连起来,但是当我十年后回顾这一切的时候,真的豁然开朗了。

Steve Jobs-—

数学建模对我来说是个阴差阳错的事,如果不是某人这么一晃:我们组队去吧。我绝对不会想着去参加它的,甚至大学两年间从未考虑过数学建模这种事。

然而晃我的人没有参加,我一个人过去了。

细节不想多说,黑学校黑这个比赛的也懒得说。总之,从那时开始,人生开始巨变,而这种变化是我的选择,不是身不由己。

组队时,本来和一个同学说好同队,结果组队时莫名的负了她。慌忙组队之时慌忙组了队,连声抱歉也没说。我觉得自己的一生总是错过了太多道谢和道歉的机会,腼腆的性格也让我无法说出口。

前面半个月集训很爽,我第一次知道计算机不只是游戏机、影碟机和上网本,第一次发现自己有多强大,从无基础的是写代码越写越high,感觉我们那个房间里那些物联网学院的都没我强大8。然后也算第一次喜欢上了数学,特别是数据挖掘与数据分析。

后半个月越来越觉得这比赛是在扯淡,痛苦的感觉一天到晚就做题了什么也学不到。

然后的比赛是我在大学打的又一次酱油,还不好意思地拉着两名想拿成绩的队友一起酱油了。

最后比赛那天很抱歉没很给力,把本带去蹭学校的网更新ubuntu了,第二天早上正要忙的时候头晕脑胀的睡着了。

GNU/Linux

Keep it simple,Stupid.

KISS哲学-—

数学建模时用了一个叫SAS的统计软件,老师表示买不起。买不起?于是我上网查了查,一年几十万。

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一种叫R的统计语言走进了我的世界,它带我进入了开源的世界。

也就这么一阴差阳错,无意瞥见的一种和我从来没什么关系的东西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想找一个做统计分析的强大软件,而SAS盗版都不安逸。然而R的口碑很好9,据说也很强大,而且开源。嗯?开源是个什么玩意,能吃吗?然后我开始递归的google起来10

另外数学建模那阵老见一群飞在天上的大牛们黑word吹LaTeX,我心说LaTeX是什么?于是也开始了在google的递归搜索。

结果很简单,先是装了个火狐,感觉不错,又阴差阳错装个YLMF OS11,然后某次本上的XP蓝屏了,我就把windows格了。

接下来的一年,是折腾的一年。从计算软件到服务器架设,从建站到前端,从排版到图形处理,从文本编辑到设计真是无所不折腾……也渐渐见识了很多领域的东西,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开阔视野了,人生也从未这么丰富多彩过12。设计、哲学、人性、科技、信仰从未这么复杂的交错起来,才明白世界很大,人生很短13

然后呢

还有一些愿望,这是关于未来的:

  • 我想去从事并非光科相关的行业,如果身体条件允许的话,我想从事互联网或者数据挖掘的工作
  • 全程马拉松,把跑步变成自己的人生习惯之一
  • 想学习绘画,图像处理,视觉设计的东西,但并不靠它吃饭
  • 想学会弹吉他,因为还有想唱的歌
  • 希望将来有空余时间,把那些自己想看的书看完。
  • 空闲时能参加开源项目,从中体会hack的乐趣

我的家

随便一想就像收不住的闸,不想了。我不能哭丧着脸回去,人生苦短,我要试着带回去快乐与活力。

作文一篇,向过去告别,向无锡暂别,我已经/21/了。


Footnotes:

1

当年文理分科违心的选了理科,因为我讨厌考政治和历史,估计按我的风格考那个大学都考不上。

2

打酱油?按很多人的标准来说,我大学打的酱油真是数不胜数啊。

3

当时社团团购,整个学校就我一个…… 一直没感谢我当时技术部的部长和当时的会长。

4

因为再后来车丢了,想去也没机会了。不丢也懒得出去了。

5

《人间失格》是最震撼我的小说之一,另一本是加缪的《局外人》

6

很棒的一本书,纯粹的历史书,很少有这么好看的

7

历史的讽刺在于,它后来买了一大堆我荐购过和没荐购过的轻小说

8

我自大了,见笑。之前虽然开过matlab课,对计算机毫无兴趣的我都在后面打魔兽的……

9

即使现在在国际也是很流行,搞统计的八成特别学术上的八成用它。前阵看到本12年2月出的新书讲R做数据挖掘的,作者竟然一个是政治学家一个是生物学家,给跪了。

10

要问我为何不用baidu,我真想不留情面的说那玩意是个垃圾。但鉴于很多人拿他搜盗版搜游戏还凑合,就不黑它了。如果你查的资料是英语居多,或者偏重技术,google基本是唯一的选择。但国内的google一直都不好用,每次搜到东西打不开时或google被重置时,我都想说: fuck gfw

11

一种国人做的linux系统

12

副作用是社交基本封闭,与旁人基本没得聊,基本不会接触妹子……以前还会和同学去打打网球什么的,某次受伤后现在只能自己默默跑步了。

13

请珍惜自己的生命,遵从自己的心。人的生命体验,只有经历过才会明白。就像毛姆《人生的枷锁》中所说:答案只有自己找出才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