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Be An Epicurean

Why we comes here?我们为何而活。

胡言乱语,请随意喷。

晚上我正对着一堆python的东西不知所措时,室友自习回来,怒斥着考研太难过,表示不想考了。瞬间我们寝室便从四人考研将要沦落到我一个人了,这不是什么问题,也就是将来一个人困难更多些而已。然后他补充了一句:人活了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爽吗?

我忽然感觉语塞,不知如何应答。说不出有什么问题,但心中拼命有个声音在问着:是吗是吗是这样吗?

感觉不对劲,很不对劲。

我不是一个反享乐主义者,事实上,我觉得每一个人都应该尽力享受他们的生命。若干月前我在图书馆看到一本享乐主义手册,书中虽然罗列了史上臭名昭著的享乐主义者,但极力鼓励人们享受自己的生活,过一个轻松愉快的人生。

但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但又理不清究竟是哪里不对。

于是心神不宁地去操场跑步,仰头看着久违的美丽星空。矛盾在心中一直萦绕,这无关紧要的问题为什么让我如此心神不宁?

我也许不是个纯粹的享乐主义者,甚至在很多方面我都倾向于苦修主义者,希望借以磨砺自己的意志。

但我只是跟他人方向不同罢了,互联网和文字使那些与自我时空千里之遥的思想在我心之土壤生根发芽,比周边的人更多塑造了我。我只是把自己的执迷不悟和强烈的欲望发泄在了我因此所感兴趣的领域上-–—数学、艺术、计算机。但我依然在他人不关心的方面贪嗔痴怪,不觉不慧。

我寻找、追寻、计划、妄想,依然也是使我感觉更“爽”,像在技术上的成就感、hack的乐趣,艺术的美和数学的美和精致。

既然我亦如是,到底哪里感觉不对劲?

我凝视天空,为城市光污染而星光黯淡的星空扼腕,

忽然寒颤,忽然明白

我怕那些极端的享乐主义者,怕他们的“爽”硬要强加在自己头上。

怕自己的信念与执着被自以为是的享乐主义者们扼杀。

怕众人只看见自己所见。

怕抬头再没了那份好奇的冲动,

探索的精神与好奇心。

虽然也勉强算是一个epicurean,

但有比那更得吾心的

我无法想象上千年来我们都酒池肉林

还以为我们看到的就如同所看到的世界

还以为自己是万物中心的世界

总之,我痛恨醉生梦死的世界和止步不前的死水。

然而我依然还是个享乐主义者。

我思索整个开源社区,没有利益支持却如何发展起来

我思索这些年来让我着迷的东西

思索那些明明让我疲乏而孤独的东西怎么能让我夜以继日的迷恋其中。

思索那些为某种信念忘我的人

思索那些为了某种乐趣迷失到另一个世界的人

他们选择了怎样的人生。世人又怎么看他们。

其实所有的人都是享乐主义者,但又如此不同

享乐主义不只是食色。这世界神赐给人类的乐趣如此之多

以致生命如此之精彩

我只是希望,不同的人、不同信念的人、不同乐趣的人

把目光从自身移向更广阔的宇宙,更多理解和包容。

我所言所为

未必能改变世界,只是撒下思想的种子。

如若有缘,它会在合适的地方于合适的时间生根发芽,

甚至结成硕果,繁育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