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项目要结束了

目测,要结束了

最近室友在忙着写简历找工作(其实也没忙着,该dota还dota,该看电视剧的还是电视剧,总之貌似很闲,难道我大江大……),我想很久怎么写自己简历了,可是愈发感觉自己碌碌无为,啥也不会。也从各路大牛网站看过好几份Resume或者CV来着,更加感到自己弱爆了,真应了fengya90之前说的,出去就是被秒的份。今天还看了同学的浙大同级同学简历,算了,我真是弱爆了。

大概大多数人看来,我就是混了三年,保研什么都扯淡了,成绩垃圾得一塌糊,学术完全无力,工作兼职更是扯淡,也没担过当啥重任。不管从哪里看,大概都是彻头彻尾的loser。

但不说了,目测创新项目要结题了。

创新项目之大坑

大学生创新项目逐渐变成了一个大坑……,如何从一个国家级项目沦落到校级项目又如何立项之后导师也被换了就不细说了。话说新导师不错啊,可是他中途接手别人的项目也很蛋疼……

总之,五个人开始填这个大坑。嘛,这dota1阵容,我怎么评价么。

总之,我就是苦逼的技术支持。一出问题就被召唤……

开始技术支持的时候我刚接触linux不久2,实际上想做另一个偏计算机的项目,不过无所谓了,于是开始了这个NdFeB磁特性的项目。

本来我没什么热情的,但竟然是在理学院数学实验室机房,做计算。关键是几台linux机器,嘛,真棒。我以前只在我的计算机上和化工学院研究生实验室看到过,没想到自己做的项目和linux有关。虽然是学校的机器上都是古老而难懂的RHEL5。3

竟然还有幸使用学院十八万一年购入的NB软件------Atomistix ToolKit (ATK),顺便说下使用了一年,我只想说真尼玛感觉没开源软件好用,不过技术支持不错。

紧接着,我们就发现这多大一个坑了:

  • 学长对计算机及软件一知半解,多靠学长的学长或学姐(没见到过)留下的笔记和口口相传来进行计算。但他们理论比我们好多了,帮助我们解决了一些问题。但还是有很多坑……
  • 老师中途接手项目,完全不熟悉这个软件,也不很熟悉这个项目
  • 我们接着换导师前的导师的研究生的项目继续往下做,直接使用前辈建好的模型再根据自己需要修改。可是这个模型太大了,几百个原子……计算机吃不消,经常内存都不够,有次半个月没算出来。
  • 一堆参数不知道怎么设定,发现前辈留下的log都是各种不收敛……
  • 有买来的atk的REHL那台机器上的atk/vnl经常出错,学院一堆机器经常有些莫名奇妙的问题
  • 有atk那台的机器卡爆了……
  • 各种因为不了解软件及原理本身的而造成的错误
  • 各种手误,还有不良的管理习惯,比如说新建的那一堆文件夹,结果我现在都不知道各个文件夹都放的什么东西了。
  • 软件自身问题,比如算法bug

但我学到了很多

不像有的导师直接帮学生都发好文章了,我组的同学,特别那些要出国要考研要论文的同志们就苦逼了……

像我这种苦逼考研党倒不在乎,可是作为技术支持永远也别想闲下来不管……

我们的项目在各种坑中颠簸了一年现在还没出论文,从老师开始口口声声的发国外到先发JNU学报上,到某写论文的出国党主力dps差点放弃不搞。

现在快结束了,跳过一个软件算法bug,希望明天算出来有个好结果。

一年,我还是学到了很多哦,收获不浅。

我学到的很多也用上了,这真让我惊奇,*我从来没想过自己在折腾中学到的很多东西,竟然真的用上了。*

  • 将学院几台linux机器几乎和自己机器集成起来了。
  • 配置好ssh和vnc,在寝室我可以通过ssh,vnc很方便的查看计算进度,结果,和其它任何操作。
  • 利用dolphin的fish特性可视化ssh,这玩意太好用了。远端就像本地一样。
  • 打开了vnc服务教他们怎么用浏览器使用远程桌面,可是windows用户还是更习惯去实验室用windows……
  • 建立了ftp服务方便几台机器的文件共享。
  • 熟悉了怎么在linux下编译软件,怎么使用软件4。编译配置mpich尝试集群并行计算,最后发现专有软件真尼玛坑,要集群还要付钱……
  • 在自己机器archlinux上装上了atk/vnl……然后半个月不到尼玛就过期不让用了……
  • 熟悉了vim各种高效操作,改各种文件改的真欢,连vimdiff都用上了……
  • 脚本化计算,让计算能够排队……
  • 完全习惯用终端或者从其它linux或windows机器上ssh上去用cli操作,因为内存被atk吃空的那台机器卡爆了
  • 最后因为atk/vnl什么莫名奇妙不能可视化图形的毛病,发现atkpython中已经集成了matplotlib和numpy,自己手动可视化。不过windows用户还是更习惯用Origin……
  • 正好学了点python,然后竟然在一些关键问题上比如win和linux在python中路径,序列切片的问题用上了。
  • 很多问题简直凭借常年在linux系统下的经验和直觉解决的。
  • 忽然想到有次帮别人制作presentation的图连gimp都用上了。不过当时对gimp比较熟悉,完全无压力。

创新项目对我的影响

我想说,我没有打酱油,这就很满意了。事实上要是像有的同学创新项目一样都没做什么老师都帮忙发论文什么的我反而感觉可惜了,也很庆幸竟然做了这么个大坑项目。

我还想说,我努力不让别人失望,希望我做到了。

因为Atomistix ToolKit (ATK)这个大坑,还有其它一些莫名奇妙的原因我变成pythoner了,而且将来想用python作为工具从事数据挖掘和机器学习的工作。

更加熟悉了linux系统,竟然还把某台上的REHL偷天换日更新成CentOS了,vim和各种终端操作更加熟练。

ssh/vnc配置使用自不必说。

Atomistix ToolKit (ATK)基于某python的DFT(密度泛函理论)实现反过来促进了我对物理的兴趣,我本身是学物理的嘛,不过貌似被大学教育把兴趣几乎抹杀了。

还有其它一些关于团队和做事的思考,不写。


一些纪念截图

在archlinux装的atk/vnl

p_large_kKj5_1476000000551260.jpg
Figure 1: 在archlinux装的atk/vnl

经常内存就这么满了

p_large_l0Vh_0cab00011abb1261.jpg
Figure 2: 经常内存就这么满了

我用python画出来的自旋平行态密度,和下图一样因算法问题算得根本就不对……

p_large_C5Mt_608a00001d3b1262.jpg
Figure 3: 我用python画出来的自旋平行态密度

我用python画出来的自旋反平行态密度

p_large_b12B_608a00001d3c1262.jpg
Figure 4: 我用python画出来的自旋反平行态密度

我们的模型,我用gimp处理的,还有个彩版的。

p_large_BcP2_109300000ba71262.jpg
Figure 5: 模型

鸣谢

感谢指导老师的支持,各位组员的共同努力,特别感谢某出国党的坚持,希望明天有个不错的结果,最后写论文什么就没我什么事了5

2012年09月21日 星期五 18时23分32秒
还好,大家争取两天把论文写完。

FootNotes

Footnotes:

1

I hate Dota

2

其实也两三个月了,大概我换archlinux单系统那段时间吧

3

我是相对与arch说的新旧……莫喷。

4

当然第一件是看文档看教程了,然后才是google搜索(baidu弱爆了)

5

要是用latex或者markdown写我会不会抢着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