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叠半

……一上午把四叠半神话大系看完了

人生是苦

总之,先说说动画。风格很奇特的动画,音乐很赞,声优很赞,剪辑不错。

早上没去实验室也没上课,愣是把四叠半神话大系看完了。

努力追寻中便是人生的色彩和意义么?

真不该看这种动画,看完后丝毫高兴不起来,情绪一落千丈。

我在追寻什么呢?在生活的洪流裹挟下跌跌撞撞,摇摇摆摆。不知所以的到了今天这个地步。然后我想:

真该死,时光若能倒流就好了,如果当初我做了那个选择而不是这个…..

然而谁知道,也许都是性格悲剧下的命运。无论如何的挣扎骚动叛逆抗争,结局都是一样的吧,谁知道。

我不知道有何意义,快乐的日子总是倏忽即逝,难熬的岁月回头看时也恍然如梦,时光像匆匆穿过身体的风一样,来无影,去无踪,什么也没有留下。

过往种种,真像梦一样。

人生是苦,苦在无常。

Recent times

大概记下最近吧,希望没漏下什么,但也不可能什么都写下。

二十八号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从家乡漂到北京,混乱的情绪好像火车车窗外阴郁的天。我还记得毕业回家离开无锡的时候,火车上摄人心魄的美丽初阳,半天燃烧绚烂的云朵,绿色的原野与高远的天空。然而到北京什么都没有看到,什么看的心情也没有。

如果说毕业离校那天是失魂落魄的惋惜和怀念,到北京的路上只有无奈和麻木。

火车晚点两个小时,晃晃悠悠进了北京站,到处都是人,人如潮涌,匆匆忙忙,在人的海洋中随波逐流,不知所以地被推出地铁站。

谢谢mapleray,让我漂泊的前路没有这么孤单和沮丧,给晃荡的人一个前方的目标。还能够打起精神问到在哪里买票,排队买了票上车,一直站到BIT。

中午从BIT离开,一路步行到BUPT,就像梦一样。办理入宿又是好长的队,好在碰到一起面试的同学,可以打法下时间。

说来真幸福,分到一个很棒的宿舍。

晚上联系上Tom Sawyer学长,很恬不知耻地蹭了顿饭,又打发了半个晚上的无聊日子。

似乎闲着好几天,自己竟然跑去买了一整套被褥,一路从bupt南门拖到北门,竟然半个问下的人都没……不过这无所谓。

办了个手机卡,然而也没打几个电话,几天前才记住自己的电话

选助教莫名选了个助管,然后,让我等通知就没然后了

选课,基本随便选了。竟然在考研版看到lanphon会来问课表。当初是看着lanphon的TeX笔记入门的,真想见见lanphon。

大学同学出国,和寝室室友还有这位同学聚了一次,恍惚间似乎时光倒流,回到无锡。

联系上以为以前大学学院的学长,又恬不知耻地蹭了一顿饭,谢谢学长招待。不觉聊起JNU的种种。学长说一直想回去看看。

某天下午N老板跟我们讲讲大组的情况,然后让我们写张条子。这之后某天就被分组了,竟然是Tom Sawyer学长那里。学长很热心地指导下,于是又是一顿阴差阳错。

暂时在实验室没什么事,天天在实验室晃来晃去,实验室有酸奶,有水,我又没什么事,忽然觉得简直是天堂。没事去骚扰骚扰这个同学,打扰打扰那个学长,看看什么html的闲书,打打C语言的哈欠,一天一天就这么过去。

然而幸福的日子总归是短暂的。

人生是苦,苦在无常。

但愿我能鼓起勇气,大步流星的向前走。有这么些事,我没忘记,只是不敢。

相对论

今天同学聊着说,有心情时没时间,有时间时没心情。

真不明白,如果我想往哪个方向,往前走就是了,却贪念另一条路的风景不肯前行,却畏惧前方的险阻不敢踏步?

这真是永远的悲剧。

事情总是比我想像的好,多少来说我也是悲观的吧。不过我对自我的印象和评价也极度偏差,大概不愿意面对自己,谁知道。

我想我该勇敢点,就像不怕麻烦的人不会碰上麻烦,畏惧的人将总是受伤。昨天洗了个冷水澡,水温远比我想像的高很多很多。世事也许也是如此,远比我想像的温和简单。

我又不冷静了,其实是因为现在又一个人在寝室了。珍惜现有的人生吧,努力向前走吧。我想先一个人出去转转。

碎碎念完毕,果然现在冷静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