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伦·斯沃茨一案

信息安全法期末论文要用,我就给维基百科胡乱翻译了下

Update: 看到个不错的片子,The Internet's Own Boy: The Story Of Aaron Swartz

<embed src="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zYyMDg3MzYw/v.swf" allowFullScreen="true" quality="high" width="480" height="400" align="middle" allowScriptAccess="always"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embed>

亚伦·斯沃茨是美国著名程序员、作家、政治活动家和互联网活动家。在其通过MIT的网络使用其拥有的哈佛研究员帐号下载大量学术论文后,被控告违反计算机欺诈和滥用法案。面对监禁,斯沃茨选择自杀。上诉随之被撤销。

背景

2011年1月6日斯沃茨被MIT警署以其因系统下载JSTOR的学术论文涉及破坏和入侵指控逮捕。联邦检察官最终控告他两项网络诈骗和11项违反计算机欺诈和滥用法案行为。控诉累计罚款一百万美元外加35年监禁、财产没收、归还和监督保释。

2013年1月11日,距其被逮捕两年后,斯沃茨被发现在纽约公寓内上吊身亡。

JSTOR是在线数字内容提供商,提供手稿、GIS系统、扫描的植物标本和来自期刊的文章。斯沃茨是哈佛大学研究员,拥有一个JSTOR帐号。MIT开放校园访客拥有从其网络访问接入JSTOR的权利。

根据州和联邦政府,斯沃茨在2010年末到2011年初的几周内,通过MIT计算机网络从JSTOR下载了大量学术论文。斯沃茨通过在MIT受控接入配线间的交换机下载了大量文档到其笔记本上,而根据新闻报导,通往配线间的门是锁上的。

逮捕、指控和起诉

2011年1月6日,斯沃茨在哈佛校园附近被两名MIT警察和一名特勤局特工逮捕。随后在剑桥地区法院以蓄意犯下重罪破坏和入侵两项罪名提审。

2011年7月11日,斯沃茨在联邦地区法院被以四项重罪起诉:网络诈骗、计算机诈骗、非法从受保护计算机获取信息和不顾一切地破坏受保护计算机。

2011年11月17日,斯沃茨被米德尔塞克斯县高级法院大陪审团以蓄意破坏和进入、巨额盗窃和未授权接入计算机网络罪名起诉。

2011年12月16日,地区律师办公室发出撤回斯沃茨2011年6月被捕以来诉讼的声明。从2011年11月17日开始有关州指控的起诉于2012年3月8日取消。根据米德尔塞克斯县检察官声明州控诉取消是为了让联邦控诉顺畅进行。

据指此案本可以以未有任何发现毫无进展而保留判决撤回诉讼,联邦检察官的调查和介入引发了悲剧。

联邦检察官

2011年4月13日,作为调查的一部分,联邦政府走访了斯沃茨的前伙伴连线急着奎因·诺顿。

2011年7月19日,7月11日起诉解封。控告斯沃茨两项欺诈和两项涉及非法介入和破坏受保护计算机罪名。根据起诉书,斯沃茨暗中将笔记本介入MIT计算机网络,运行叫做=keepgrabbing.py=的脚本,从JSTOR下载了惊人数量的文章。本案检察官说斯沃茨有将论文公开到P2P文件共享站点的意图。

斯沃茨向当局自首,对所有罪状供人不讳,以10万美元无抵押保释。在他被捕后,JSTOR发出声明,尽管它们认为斯沃茨的接入是以一种非授权方式的重大滥用,它们不考虑寻求对他的民事诉讼。MIT对诉讼没有评论。

纽约时报对案例这样描述:一个受尊敬的哈佛研究员和互联网英雄在波士顿被捕并被指控计算机黑客行为,全基于对他从有权自由获取的地方下载文章的控诉。锥子网站也类似地评论:斯沃茨被以黑客罪行指控,而不是版权侵害罪,因为其没有分发任何文档。JSTOR甚至没有想起诉他。

美国助理检察官斯蒂芬·海曼和斯科特·加兰德是主检察官,在美国检察官卡门·奥蒂斯的监督下工作。该案被归入计算机诈骗和滥用法案下,该法案与1986年通过以促进政府起诉非法接入计算机头去信息或破坏和摧毁计算机功能的黑客。奥蒂斯指出,如果定罪,斯沃茨将面临高达35年监禁,三年的监督保释、归还,财产没收和高达100万美元的罚款。

2012年9月12日,检察官提交了新的诉讼添加了九条重罪。没美国律政界普遍认为起诉过重。

请求协商

斯沃茨的律师艾略特·皮特说检察官在斯沃茨死亡前两天告诉他,斯沃茨最好在监狱呆上6个月并且供认13项指控,如果他不想被审讯的话。皮特随后向司法部职业责任办公室申诉,声称如果斯沃茨不认罪,海曼威胁将寻求斯沃茨在监狱呆上七年。和皮特之前断言的联邦量刑指南中认罪部分中鼓励的相差悬殊。

斯沃茨最早的律师,安迪·古德告诉波士顿环球:我告诉海曼斯沃茨有自杀风险。他的反应是标准的官方反应,并不只对斯沃茨。他说,“好,我们把他关起来。”我不是说他让斯沃茨自杀,斯沃茨终将这样做。我认为它们意识到了风险但太不小心。

在斯沃茨死前不久,JSTOR宣称它们将免费公开4500万文章。每两周三篇文章封顶,只能在线阅读,有些可以下载。

在他斯沃茨死亡后,奥蒂斯办公室解除了对斯沃茨的控告。她说:引入和处理案件的官方行为是适当的,官方寻求匹配对应行为的合适量刑。一个我们推荐的最低安全环境下6个月判处。官方从来没有寻求,像斯沃茨律师所说的法律允许下的最大惩罚。

2013年1月12日,斯沃茨法律团队雇佣的计算机取证调查员亚历克斯·斯塔莫斯在线发表了他本该在斯沃茨审讯时提供的专家证词总结:

如果我如计划那样采取的立场被检察官问及亚伦的行为是“错的”,我更可能回复亚伦的行为应该被描述成欠考虑的。同样,为了历史论文检查图书馆中的每一本书也是欠考虑的,从共享Wifi下载大量文件也是欠考虑的。

联邦控诉理由和回应

美国检察官奥蒂斯在2011年起诉后声称:偷窃就是偷窃,无论你使用电脑命令还是撬棒,无论你偷的是文件、数据还是美元。同样损害了被害者,无论你是否出售还是赠送你偷来的东西。

有关起诉

翻译自维基百科,纪念斯沃茨。

被锥子网站批评:偷窃可能是偷窃,但这里什么是盗窃?很多有关该报导的推文指出了奥蒂斯评论的荒谬:“JSTOR被偷空了!”我真希望JSTOR能从它们被偷的文件中恢复。

2013年1月24日,纪念斯沃茨时,卡尔·马拉默德会议了它们有关PACER的工作。他指出它们将美国地区法律的上百万条记录从PACER的付费围墙后拉出,发现它们充斥着对隐私的违反。

"我们将结果发送给31个地区的主法官,他们删节这些记录并且对发送他们的律师大吼大叫。司法会议变更了他们的隐私条款。……对那些运行美国法院行政办公室的官僚……我们就是窃贼,所以他们呼叫FBI……FBI没有发现我们有任何不对。"

“司法检察官和法律部门官方过分积极的姿态,是因为他们曾经让他们尴尬过的复仇吗?还是以至少以他们的观点我们从PACER偷走了什么?JSTOR起诉的无情是当局官僚尴尬的复仇,因为让他们在纽约时报上看起来愚蠢,因为在参议院他们遇到了麻烦?”

前尼克松总统白宫法律顾问约翰·迪恩在justia.com写了篇题目为“以尼克松传统处理亚伦·斯沃茨问题:过分狂热和过分诉讼酿造悲剧结果”的法律文章,声称这不是些切实和公正坚持联邦法律的人,相反,他们是一群以无耻手段欺凌像亚伦·斯沃茨一样不幸的人们为乐子的独裁者。

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律教授奥林·科尔在2013年1月15日写到:这个控诉已经超过任何良心的检察官所该控诉太多。公爵大学法律教授詹姆士·博耶尔回应赫芬顿邮报:我认为科尔有关围绕慎重控诉的描述是事实,他们倾向于最小化和忽略有利斯沃茨的事实。

有个老记者叫Jane Scholz不认同将斯沃茨转化为面对美国政府控诉的英雄。他认为斯沃茨很熟悉信息财产保护的法律,他不应该对他自己招致的罪行有多严重吃惊。他是罪犯,不是受害者。我是个老记者,我工作时的工资来自版权,退休后的退休金来自版权。最近几年杂志社业绩不好,成千上万记者失去薪资甚至失业,我发现很讽刺的是斯沃茨还能把有版权的软件卖出去赚钱。斯沃茨事件是个悲剧,但他不是英雄。

法律教授麦克·麦迪逊评论道:找不到比这更巧舌如簧的话了“我的失业曾经很成功但现在不是了……”和“有些人犯罪了”由此感染了当代知识产权的议论。

大卫·艾伦诺维奇在时代杂志指出JSTOR本身就是慈善事业,但他不得不向学术出版商付费。他指责无法被说服的一代人认为版权还重要的“不顾一切”的行为。

相反,高等教育纪事报的皮特·勒德洛认为由于当前学术界发表或是灭亡的现状和杂志声誉的重要性。“当学者将将版权签给出版商之后就积累出一种一方拥有权利无法讨价还价的情况。像论文原作者一样,JSTOR也不得不在弱势上跟出版商协商许可。勒德洛展示了JSTOR和出版商的协商协议,规定出版商若销售量小于在他们旧材料最小销售时有要以补偿。而且JSTOR必须在获得JSTOR自己收益之前。”他总结道:“学术界应该团结一心,使用新的出版模式,我们必须认清亚伦·斯沃茨这样的个人不服从是合法的。”

Rob Weir,一个自称小杂志的助理编辑在写Inside Higher Ed道:“许多人奇怪为什么那些只聚合其他人劳动成果的人应该赚钱,特别是当很多纳税人的钱承销了许多文章。这时合法的考虑,但是斯沃茨的做法超越了法律和法理的界限。”然而他承认“JSTOR像个大爷一样向大学图书馆收费提供服务”,他认为,“即使最普通的杂志也需要高额资金生产,如果你想让任何人读你的期刊,你得给JSTOR钱或者其它聚合机构钱。除非,你能招揽一大堆广告。”他总结道:“信息想要免费”的谚语无法揭示“信息自由下隐藏的代价”,他建议“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还是对当前信息社会生产发展相适应的总结。他向黑客和信息窃贼告诫道:“若你无法做对的,就别犯罪”。

蒂姆·吴,在纽约客上写到他认为的不符的起诉。“行为本身无害,意味着没有实际的物理伤害和经济伤害。泄漏被发现和回收;JSTOR没有遭受经济损失,也没有提起诉讼。就像个恶作剧,斯沃茨的行为令受害者恼怒,但是没有持续的结果。”吴继续比较了斯沃茨的行为和乔布斯、斯蒂夫·沃兹尼亚克,“在20世纪70年代,犯下了类似罪行,但是一样没有造成经济损失。这两个人黑掉了贝尔实验室的点环系统打长途电话,还出售他们的设备赚钱。他们的老师约翰·德雷珀确实去监狱呆了一个月,但是乔布斯和沃兹尼亚克从未被起诉。相反,他们厌倦了电话黑客转而构建电脑。伟大的人总是在边缘游走。”吴写道:“我们可以根据一个社会如何对待怪人和艺术天才正确评价它,显然通过这次,我们完全失败了。”

关于法律

这之后科尔在哈芬顿邮报专栏呼吁对控告斯沃茨的计算机欺诈和滥用法案改革。“斯沃茨案件的问题在于,重罪责任太容易被触发了。法律需要明确分清什么是轻罪什么是重罪,当前法律做的很差。”

来自美国民主自由联盟的科技政策分析师克里斯同样认为:“现存法律无法区分两类罪行的区别:为了获取利益的恶意犯罪和黑客攻入系统证明他们的技艺或者向公众散步他们认为应该公开的信息的行为。”斯坦福网络和社会中心人民自由执行官,也是斯沃茨的辩护律师珍妮佛质疑了控告斯沃茨的法律(CFAA)的适用范围。

法律教授斯蒂芬·卡特同意对斯沃茨的控告非常荒唐,也提出了对国会没几周就粗略炮制新类型联邦重罪的行为进行了批评。卡特认为CFAA是这个现象的一个佳例。他写道:“在20世纪80年代制定,在互联网大爆炸之前。法规让任何意图未经或超越授权接入计算机的人,在这个过程中,获取金融信息、政府信息或者任何从受保护的计算机上获取的信息,都成为罪犯。”卡特举个例子,就像你在上班,忽然想起来有个账单没付,于是登录银行支付。如果公司禁止雇员使用电脑干私人的事,你就越权了,你又登录银行获取了金融信息。相信与否,你是重罪。诉讼的可能性很小,但你还是犯罪了。卡特接着写到法律的问题是知名的,联邦法院已经给出了狭隘的司法解释。但有些人还是泛泛地理解它,并且奥巴马政府反对国会缩小其领域范围的努力。上诉法院第九轮主审亚历克斯·科金斯基警告2012年春政府的立场会让大量民众会因为微不足道的原因被怀疑犯下联邦罪名的人成为罪犯。

2013年,佐伊洛夫格伦和罗恩维登(两人分别是民主党前国会议员和参议员)提出一个法律建议叫做“亚伦法”,为了修订CFAA来消除之前提到的模糊性和消除是一个人对同意罪行遭受多次惩罚的冗余规定。正如连线杂志提到的,“这事实正是亚伦·斯沃茨所蒙受的,取代的起诉书超过三分之一的指控都是CFAA规定冗余带来的。”

反应、申诉和撤诉行动

在儿子的葬礼上,罗伯特·斯沃茨说:“亚伦是被政府杀害的,MIT违背了它的基本原则。”莲花公司创始人将其发布在推特上。对此,检察官卡门·奥蒂斯的丈夫,IBM执行官汤姆·多论回应说,“真他妈难以置信他自己儿子的讣告上责备他人的责任而不提我们提供了6个月监禁的选择。”马上在杂志Esquire上,查理·皮尔斯(作家)就写道,“检察官和她丈夫的狡辩仅仅在低警戒或者没有警戒的监狱,联邦监狱受折磨六个月,是我们的检察官那些日子里行事不够正常的进一步迹象。”

卫报联系奥蒂斯的发言人,发言人称对此事不置评论。路透社报导无法联系上其丈夫多伦。在2013年1月16日,奥蒂斯发布了官方声明,她重申了“我必须阐明官方在引入和处理此案的行为是合理的。”并且她的下属在“坚守誓言执行法律时肩负着困难的任务,但他们做了合理的事。”

2013年1月28日,斯沃茨的房产律师想司法部控诉助理检察官斯蒂芬·海曼职业行为不当。他们说海曼“向法庭有关联邦政府摄入调查的程度和范围进行了不实汇报。”

“邮件和报导更一步显示……海曼自身涉入了调查,甚至在斯沃茨一月6号被捕之前。”

律师们认为海曼当他强迫斯沃茨认罪时滥用了他的酌处权:

“斯沃茨……自然感觉放弃他的权利备受压力……四个月和相差七年的差距太大……对被告的量刑应该遵循量刑指南中承担责任条款要求”(认罪减免两到三级罪行。)

3月15日,律师要求联邦法院更改斯沃茨文件的保护令允许公开披露发现的材料,包括MIT,JSTOR中人员和法律部门雇员的姓名和头衔。律师们声称保留姓名让文档不易被国会更好理解和使用。马州首席助理检察官表示他在积极残余讨论,并将询问法庭给受影响雇员一个对建议的披露被聆听机会。

司法部寻求编撰涉案检察官的姓名。在2013年4月3日,美国联邦检察官办公室发言人说,“我们反对公开的原因在于,涉案人员不仅会受到影响,有时还受到残余影响”。联邦检察官办公室报告了数起针对已知涉案检察官的威胁和骇客尝试:“奥蒂斯和海曼受到威胁邮件,对海曼facebook帐号的骇客,海曼哈佛大学教授的父亲收到其在断头台的照片。”明信片和一些邮件摘录被连线杂志发布。

2013年5月13日,法院准予了房产律师们的部分行动,允许公开披露大量资产律师寻求解封的材料。但政府和MIT雇员的名字被替换。资产律师们认为姓名的披露胜过政府的利益和保护受害者远离潜在报复的可能。检察官和斯沃茨律师被勒令在2013年5月27日前协商披露和删节的条款。

凯文·鲍尔森(前黑客)于2013年11月提交了一个信息自由法案(FOIA)诉讼获取了130页来自美国特勤局有关斯沃茨的文件,美国特勤局有近20000页有关斯沃茨的文件。

关于海曼,BuzzFeed(一个社会新闻和娱乐网站)强调:“2008年,年轻黑客乔纳森·詹姆士在同一个检察官主导的联邦调查中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