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太远,今天太短

2014年终

迷路的鸽子啊。

一年很短,一年好长。

一年倏忽就晃过去,倏忽间珍存的只在记忆留下余温。

一年的记忆累累,蓊蓊郁郁,如烟似梦,怎么都回忆不完。

觉得变了很多,连早上起来呼吸的空气都变了味道,又觉得什么都没有变,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算了

随便写下,随便回忆下。

几乎每天都去游泳。

春夏秋冬。

寒来暑往。

像一个师妹的话,风雨无阻。

像另一个师妹的话,专情。

如果有什么贯穿始终的话,

游泳是2014年贯穿始终的全部。

我的2014不可磨灭的关键词

三月份之前我不记得了,在家挺不适应,冷,宅。颓得一塌糊涂,唯一似乎做的有意义的事是把python公案给过了遍,twisted的一篇教程和文档看了遍,如今已不记得只言半句。回去过年房间也没收拾,也是遗憾吧。家里变化好大,回去的几天家里漫天白茫茫的雾,所有祥和气氛下的无奈与心酸变故,化作一声叹息,无处寻觅。

年前回家那阵忙着考试,过得忙碌,好久没和家里充分联系。回到家里,我还看着。。。算了,不想多说。

往日祥和一心的氛围一去不返,十几年的情谊一霎那岌岌可危。

这就是2014年的春节寒假。

以前看红楼梦,只是看到里头家人朋友相聚时热闹祥和的气氛深有感触,觉得这些经历跟我没什么关系。当年只是感慨韶华易逝,没想到逝这么快。这才想起来红楼梦中其它种种,都像预言一样,不觉泪下。

开学回学校,似乎有种解脱感。所有种种要面对的问题,都留给独立撑起家里的母亲。

回到学校,工作上也有大变动,地点换了,内容也完全变了。做了些与网络协议相关的工作,不自觉也兴致盎然,饶有兴趣研究了网络层一些协议。

那段日子也算清闲自在,实验室来新师弟师妹了,和室友在实验室打minecraft,在实验室玩xbox推刺客信条和热血无赖,八点钟去游泳池打酱油。

这些日子渐渐和zq、扯旗、彬哥、阿花混得比较熟了,游泳总是碰上,哈哈。不过他们都是在用心游,我就抱着活动活动的心态随便动动。

阿花每次见到我总喜欢拿我开涮,总说,唉,那个是你师姐,唉,又手把手教你师姐不陪我玩。阿花帅气成熟,我这种人能和阿花认识总觉得是生命中的奇迹。阿花曾经在泳池里看到了一个妹子,心生向往之情,在论坛上发帖定向。我之前知道这个人来找过某室友,只寥寥说过几句话。有次在水里听到说到帖子定向的事,我一看,唉,是不是你啊。然后竟然就莫名其妙的熟起来了。那几天一起去学自由泳,游完来碗热腾腾的拉面。后来,阿花和妹子也算搭上谈了谈,终于有缘无份,抱憾而终。有次一起去水立方游泳时,从新奥购物中心巨大的建筑物,来到奥林匹克公园豁然开朗时,阿花轻描淡写但不无遗憾的谈到此事。然而我无法如此坦诚,后来阿花去游泳少了许多,一个是工作忙,一个是职务上的事也多,另外其它事也多。阿花后来喊我去打台球,终于却一次没去一起打过。总之,希望新的一年阿花捉到一只……嗯……妹子。

zq是碧水情深版版主,嘿,真是很少见到这么热情的人。我总是很佩服zq,待人接物,举止言谈都自然坦诚,让人一见了就欢喜。对此,zq的说法是:因为我是个逗比= = zq是我的游泳教练和陪我去看病骑车带我去游泳的好机油,也是我人生的导师。zq教我游泳,开始只有一个理论:不要让自己太舒服,坚持,再坚持一下。在我眼中,zq非常善于与他人交流,总是很虚心地向别人请教各种人生问题。啊,zq好像知道我博客的地址……不多说了。祝愿工作顺利、身体健康、心情愉快!当然,还有妹子哈哈。zq你要看到我想说,你单身纯粹是你自己想单身,随便跟你走几百米能有三四个妹子给打招呼= =

扯旗呢,和扯旗认识算是因为扯旗和阿花认识,扯旗和阿花怎么认识,我怎么知道。大概是某个邪恶的北邮人游泳群。对了,一月份错过了今年,估计也是唯一一次的群聚,也算遗憾吧,考试可能只是借口,我害羞了吧。不扯远,扯旗给我的印象,就是拿着手蹼坑吃坑吃在水里拼命劳动。扯旗说:人生本来就是与大自然抗争的过程。对此,我只能弱弱地点下赞。后来,去人大,算是渐渐和扯旗熟了些。那时候他已经在某互联网公司产品经理实习,渐渐越来越忙。开始还一起去一起回,后来能周二周四见到他和他公司游泳社几个人,再后来……唉?关于扯旗有个传说:从前北邮的游泳池有个游得特别赞的女神,被扯旗拐走了= =。扯旗简直能扯,游泳群里的荔枝都叫他扯淡鱼,说起话一套一套的,救生员lt对扯旗评价甚高:扯旗这个人啊,特别能XX,特别能XX,特别能XX。我会永远记住某君把我黑上论坛十大的仇的,哼。实验室现在还有人因为扯旗嘲笑我,哼。祝工作顺利,身体健康,生活幸福!

彬哥某次版聚教我自由泳:怎么舒服怎么来,就这样,我给你说我们怎么游,哗-–—哗-–—哗-–—……不是很熟,比我高一届似乎又比较忙,只记得群里有次有人出计算所的游泳票,彬哥干脆全买下来请大家去游。虽然最后未能成行= =。

大概四五月份开始,工作又经过大的变动。短短几个月三次大变。开始还好,也过得简简单单随随便便。从八月开始,丧心病狂的日子开始了,甲方催得紧,身体不好,项目管理又比较乱,我觉得在浪费自己和大家的时间,另外身体不好也不愿意加班,反而更拼命游泳去了。那段日子想,干脆退学得了,这日子简直无聊。

还有些别扭,组长师姐、已经毕业的gx湿胸之间情谊放着,不想坑他们。

不过我做的事情已经传递出这么一种态度,让我滚吧= =

那天翔哥来这边签字什么的,下去送他去保卫处,随便谈了下。在学二十九下仰头看天上的流云,直到脖子酸掉。

我终于是没有退学,老师没有赶我走。

老师说生病了就先休息吧,到时候再回来。

我心软了。

但却似乎一下从坑中跳了出来,今后种种手忙脚乱,都与我擦肩而过。这么一档子事过后,说不清福祸。

那段时间,对逆向痴迷了一阵。Reverse engineer for beginner也没有看完,也算2014的一大遗憾吧。

从那段时间起,我开始想放弃做技术了。

不管怎样,我玩命的游泳去。

那段日子是烧钱去游泳。

也是玩命去游泳

我的支气管炎大概一个多月才彻底好。

对我来说,虽然是很乱的日子,也是很难忘的日子。

那段时间,北邮游泳馆修屋顶关闭。

第一天下午,先去了北师,问了下价格和办卡的方案。

感觉简直坑啊,想要么把北京游个遍?上网搜了下人大似乎还不错,可以办300元的十五次卡。

我当时是怎么想的,在群里说我要去人大。第一次认识了丹丹。我不是会表达感谢的人。虽然一直想说,谢谢。刚认识不久的日子就感冒不能下水,热心惦念着给我送了一大袋子梨。我觉得她正如她所说的:做一个温暖的人,爱身边每一个人。大概永远不会忘记狂风暴雨中一起穿越地下通道和天桥,穿过积水和淋漓的雨,穿过帝都电闪雷鸣的夜就为了去游个泳的记忆。不会忘记她在我有次跳水时加油的手势和笑容。她给我的,阳光、温暖和热情,像拨开黑夜的光芒,照亮前行的路与迟疑的心。后来开学了= ......给我发了个满是课的课程表 =……再见得就少了。希望这么温暖阳光的女孩能一直这么下去,and best bless.

这段日子,断断续续认识了些喜欢去游泳的朋友。涂涂、范老师、黄老师、qd等吧。

中途回家一次,直系亲属癌症手术,两位直系血亲罹患癌症,唉。不管怎样,大家都还拼命活着,已经很幸福了。

后来,实验室也不会让我闲着,做起了其它东西,但没什么甲方压力轻松自由多了。简直不想错过一天去游泳的日子,每天都去,大概是被涂涂、丹丹、范老师他们刺激了,大概由于zq的教导和扯旗的理论,终于认真学习游泳了。

看看topswim,问问zq,自己练练。几个救生员说,唉,没白天天来啊,蛙泳游得不错啊。渐渐和救生员熟悉了,每次去总要打个招呼开开玩笑啥的,进深水区从来不拿深水证……= =。特别是某个叫lt的救生员,总是一边用眼神往远处瞄,一边压低声音偷偷对我说,看,那个穿XX的妹子。转眼年底,ho走了,lt走了,tzp走了。祝好。

到此为止吧,再不回去宿舍就锁门了。其它,随风去吧。之前老妈太拼得了个肺炎,吓了一跳。转眼我自己又是毛病,回去早点休息,身体简直差。过两天还得去北医三院。

今天太短,明天太远。

短暂今天的相识相遇是我最宝贵的记忆之一。

2014,再见。

你好,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