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毕业的是我似的

再次换地方

小松林对面大屏幕里不停放着西土城路十号的日子,好像毕业的是我似的。

学十一下面,学八下面接连好几场露天毕业歌会,好像毕业的是我似的。

校园里到处是穿着学士服拍照的男男女女,黑色点缀着黄色银色和粉色,好像毕业的是我似的。

去年九月份,我在回家的火车上。怎么就说到多喜欢这里了,对北邮言必黑,谈必骂,然而我知道我走的时候一定会哭得一塌糊涂。

哭得一塌糊涂。

还没有毕业就已经哭了。

好像毕业的是我似的。

从两年前开始毕业

再见再见再见再见一万遍,如果明天就不再见。

两年前的四月,第一次踏进这片土地,小松林的大屏幕映放着新闻联播,映着白惨惨的光。历历在目。

九月份来完成分组,被分到某组,和实验室的师兄和青阳一起去教三和主楼搬东西,新雨过后,树木翠绿蓊郁,一边气不饱的三轮车、一个脚坏的来自中心的板车,还有康神说青阳的人生梦想就是坐在三轮车上唱着歌,往事像风一样被吹散了。

两年后又一次和师弟师妹推着板车搬去教三,顺路和青阳下主楼地下室,我的心都快碎了,所有的人都吹散了。

两年间搬了三次地方,换了五个项目组,穿插着帮忙n次,见识了那些可爱的人们,我不想忘记。

两年前翔哥毕业时,我以为一切还远,毕业比想像中来的突然。

三个月前送康神去邮局邮寄行李,已然历历在目,看着他在邮局穿针引线,看着他在包裹上书写家里的地址,看着邮局鱼缸中无忧无虑游来游去的鱼,我看他的侧影是这么伟大,却觉得送走的时候觉得这么凄凉。似乎穿越时光在送别一年后离开的自己,他年葬侬知是谁。

最早时一起去银河的师兄。。。我写不下去这条线了,到此为止。

终于也离开实验室了,恨不得给每个人告别,一个一个抱住亲吻。

碧水情深

几天前游泳队拍毕业照,我说把我叫上啊。

转眼就毕业了,两年前紫强才大三,我还很羡慕他们的青春岁月还很长很长。

见着他争取保研,做了阵销售,干了阵产品,开始准备出国然后就毕业了。

好像所有人都被不可名状的巨大力量推着前进,身不由己。很多熟悉的面孔都渐渐从身边消失了。

扯旗毕业了,其实毕业前就慢慢不再见得到。

彬哥早毕业了。

涂涂也见得少,也忙着为出国做准备

丹丹也很少见到,应该忙着学业和健身吧

丁总倒是最近常见到去游个澡,7月2号就远赴异国他乡了

黄老师,听说上班忙成,嗯

范老师,倒经常有见到。

金帽女神反正我去的晚从来没见到过。。。

小忧自从成为女博士之后好像就没见到过了

前几天忽然碰到杨宇,一说都有一个月没游了

前几天还碰到某庄子睿,怎么也准备弃研去香港,月余不游泳了。

翔哥毕业前还常去,现在偶尔会回来陪师姐游下。

刘可昂男神估计,随着我们即将毕业也会去得越来越少。

高鸣男神倒是,好羡慕他还有两年。

师姐也好久没游了。

救生员换了一波,晚上说我去晚了,李涛去了,我着实吃了一惊。

哎呦我去,还有毕业的师姐和之前碰到还经常打招呼然而并不知道叫什么的师姐同学

一起打腿,休学回家不知现在如何的谢浩师兄。

毕业那阵紫强说他三观混乱,现在混乱的终于轮到我了。

碧水中纷乱的梦,

东门内那片地方是我在北邮最爱的地方

碰到的朋友是北邮最宝贵的收获,相形而言,毕业文凭一文不值。

好像毕业的是我似的,让我的泪水拥抱亲吻那片碧水,留下那颗依依不舍的心。

GC

心好乱,纷呈的往事倾泻而出,无处放置。

北邮和社团扯上关系,一个是研会实践部,只是偶尔帮帮忙的酱油般存在,另一个就是GC了。

在小松林两年落魄的招新,凭借着aus忽悠了一大堆妹子然后听说第一次见面会就被aus放光了T T。

去蹭GDG各种活动和午饭

时光广场的游园会。

一次随性而至在学活下火锅煮排骨汤。。。

有兴趣看看这里吧追忆GC:Just For Fun

今天和aus拍了毕业照,aus还在盘算着让我们去他的新居桌游啊跑团啊blabla啊,我希望这不是有生之年,人生轨迹的最后一次交错。

aus竟然还把当年我们坐在马路沿子上落魄招新时让旁边一妹子拍下来的照片洗出来了。。。

这就毕业了?

感觉好像毕业的是我似的。

大学同学们

纷纷都安定下来或马上要安定下来了吧。

端午的时候涛涛忽然来找我,一起来帝都上学,然而他已然答辩完毕业。去北理再也没有可以随意蹭饭的人了吧。在学校的主干道上,我觉得吹过的风是时光的呜咽,洒落的阳光是细碎的记忆。

好像毕业的是我似的,

不记得说了些什么。

只记得路上碰到师妹问我去哪。

我只说出了随便转转几个字。

毕业的是我吧

两年前,我不知道我想些什么

不知道我期待些什么

我写代码

游泳锻炼身体

做觉得有意思的事情

四处骚扰同学朋友

乖乖的毕业

顺利的找到高薪有户口的工作

捉一只妹子相伴余生

两年后所有都依然很远,

却知道自己多幸福

千里之外的亲人,睡了两年的室友们,在北邮随便走走都能碰到打招呼的朋友,在一个实验室的老师同学,在北京还多有联系的大学高中同学。

取自红楼梦一句话,总结和自勉:

美中不足,好事多魔。

就当我们昨天刚毕业吧。

好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