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

一篇随笔

我在这里写下这些字,无非想时过境迁后,也许还有机会回头看两眼。知道我当时怎样想过,为什么作出这样那样的选择。而选择,无关对错,无关物我,只关乎心心念念却终于没有勇气面对的遗憾。

絮絮叨叨,碎碎念念,有有无无,虚虚实实。

自在飞花轻似梦

昨天做了一个梦,醒来的时候觉得恍恍惚惚。那种恍惚好象是庄子梦见了蝴蝶,恍恍惚惚以为自己是蝴蝶,不知自己真的是蝴蝶。我从梦中醒来,梦中的情绪、不舍、依恋,就好象真真切切发生着的,而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这样想。也许是心心念念,却为何要心心念念?为何心心念念,却觉得重重束缚动弹不得?既然动弹不得,也何必心心念念?

恍惚记得高中语文老师,说我们写作文是带着镣铐跳舞。我们带着镣铐把高考应付了。等到以为终于可以没有什么镣铐能限制我写些什么,却发现镣铐更多更重,更加难以琢磨和体察。言语也越发谨小慎微,不敢自由自在书写了。

然而还是写了,写了一堆又一堆文字如烟云和拉圾,时光流转,便湮灭成尘。但还是写着,以有穷之生追寻无穷的梦幻,至死方休。也许就像苏轼曾说,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却如此小心翼翼,怕写错了字,怕说错了话,怕怕误导了他人,怕迷惑了自己,怕没有一点卵用浪费了时间,怕于观者中未激起一丝波澜,怕被人当做了傻逼贴上了标签,怕世界边缘的人又有何权利说什么?。。。凡此种种,诚惶诚恐。

然而,我也并不在乎看的人怎么想。写什么,终究是写给自己的,也是我与我的对话,我与天的叩问,我与非我的思索。请以己心度我心,当我写下这些字的时候,我心也不再是我心。当自以为认识的时候,也是隔阂产生的地方。知晓,是未知的开始。

仅以这些文字,纪念束缚心神的种种枷锁。

落花有意随流水

有所束缚,就有所自由。一无所有,最有勇气。多年后,如果零碎的文字没有散尽被闲暇之人看到这两句,不知他会不会有共鸣和感慨。还是他们的经历根本不会徒然生出这等没有缘由的苦,只会结无边无尽的甜。还是由于他们的生命重来未曾惶惑过,一开始便知道为何生,一出生便知道怎样死。愿如此,幸福也可以一以贯之。

我记得,有时候满怀热情做了自己觉得有意思的东西,他人无动于衷反问我,你做这个干什么,你为什么不那样呢?我有时候觉得很尴尬、有时候觉得很无奈、有时候愤怒觉得被当作傻逼、有时候伤心觉得他们不该这样问。然而我也不知道,我也何必一定知道?他们叩问我,我也叩问自己,但是问来问去这个问题啊,终于是没有答案,要回答者自己去找答案。这个答案却未必能让他人认同,也未必让过去将来的自己认同。然而并无所谓谁认同不认同,因为作出选择的是自己、作出选择就无所谓原因,必然有原因在他人看来也不算原因。所以我们的询问和解释与自我解释又都是为了什么,为了让我们在选择的路上更加坚定?那选择是正确的吗。过去的事情只能作出评价,评价却没有对错一说。将来的事情不是人力所能预测,不知将来,又凭借什么作出选择呢?现在和过去。现在和过去值得凭借吗?值得,又不值得。我说了些什么?它只在思考的人心中存在,只会在有用处的时候有用,它就像个屁,放过就没有了,它也根植在思维的深处,若想连根拔除,整个人都毁了吧。

你所作出的选择,便是那真真切切的选择,总是要作出,拒不选择也是一种选择。选择好坏都只是一种选择,而选择,是无关对错的,又是关乎对错的。在每个有所求奔忙路人的眼里,在每个有所畏惧匆忙蚂蚁的心里,再求不得的怨念中,放不下的不舍中。在我们心心念念的信念之中。

现实会打脸的,而且会毫不留情。我会坐在那里苦笑着咂摸着这味道感慨,还是哭着鼻子忍不得这切肤之痛?

我回头看二十多年,二十多年的纷乱心意、二十多年的自我安慰、二十多年关于没有未来的逃避,二十多年的以为唾手可得,二十多年的以为时日无多和如获新生。二十多年大梦一场,有生之年永远不醒吧。

看自己失去的错过的拥有终又失去的没有拥有也许会有失而复得的意外惊喜的种种种种,我想不起我为何做这个选择而不是那个选择,依稀只记得记得妥协和畏惧。没有对喜欢的女孩说出半句话,反而因为喜欢更加疏远了。没有敢远赴他乡看寻更大的世界,因为懒得折腾不想离家没有尝试省城的中学。没有对待自己的初心选择想要选择的专业,因为他人的说辞随随便便选择了随随便便的专业。没有好好珍惜幸福家庭和睦生活选择了任性伤害。凡此种种,我真该这么选择么?我真不该这么选择么?谁也不知道,因为对错也许根本就不存在。只是我心中有我、有欲望,有牵挂,有偏见,有是非之分。有得太多,就什么也没有。

我心中有意。

花堪折时直须折

我本想写些人、写些事情。终究被一些我自己并不能明确的东西束缚了,一个字没提及具体的人和事。为何要评说人的身前身后,事情的来龙去脉。我真的有资格吗?真的没有资格吗?就算有资格评说,就应该在这里写出来吗?

几年之前,家里一本破碎的毛姆的《人生的枷锁》给了我很深的印象。然而印象却不是你想的那样,整本书几乎都忘干净了。只有一句话不断在今后的日子里被反复想起,现在我已经想不起那句话了,因为它已经是我的一部分,已经是我。感觉好奇怪,在镜子中看到自己,多年后才知道那不是荧幕。

如果我说:人们要为年轻时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付出饱尝幻灭之苦的惨痛代价。那么,憧憬便是不对的么,代价便是不好的么,幻灭就是不该的么。我想自由之途只有这一条,那条路通向的其实不是自由,我们叫它任何美丽的名字,我们叫它幸福,叫它平静,叫它道。这幻灭之路就是人生之路,失望与希望,欣喜与悲伤,意气风发与跌跌撞撞,回头看去,早晚化为笑谈。

所以,如果我做出什么选择,我不用举例、更不用证明、也无须争辩。选择必然有其原因,可原因只对我有意义。选择必然导致结果,结果却不是我能主导的。最后事过境迁,人们给出盖棺定论,好像事情真的这样或那样。我知道一定不是,但是与不是,只对有所欲望有所偏倚的人心有意义。与作出选择的人有多大关系呢。

作出的选择,仅仅追随自己的心,心是什么?虚无飘渺。我仅仅是作出了选择,可能因为慌乱、可能因为明智,然而都是他人评说的事情。而评说又有多大的意义呢?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折腾便是折腾、生死和命运就是生死和命运。我想,这就是古人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意思吧。

落红不是无情物

内心被自由的人,外表却看上去自由放荡。内心自由的人,外表看上去却谨慎拘束。哪里有什么自由吗?

我不愿被不自由的操作系统和软件限制,却被自由的操作系统和软件限制。我选择开放自由的服务,却被开放和自由的服务限制。我希望选择更多,却被更多选择束缚得不知如何选择。那自由又在哪里呢,可望不可即。它是空中楼阁还是还是蜃楼。它真的不值得追寻吗?显然不是,那界限在何处呢?谁也不知道。

找工作的人将找到工作,是更自由了还是更约束了?谁也没答案,然而选择人一定会做,做选择的原因?只能靠事后遐想了。做出的选择对错,也只能靠事后遐想了。然而我真的选择了吗?还是无所选择终于走到今天这一步?我真的以为我自己能平静地面对这些?

我不能吗?

只是,今天又一次作出了选择,没有给论文写半个字。我想因为什么呢,因为未来没有许诺我所信奉的未来,未来的恐吓也不会击倒生活的勇气?

这是逃避还是无能为力?我内心的平静喜悦是因为自我的欺骗吗?随它去吧。

平静、勇气、爱与热情、我在意的人和当下的生活。是理由还是借口?

不管怎样,这是随心写出的字和随意作出的选择,无须理由,平静地连迟疑和犹豫都没有。我会再之后,勇敢地幻想什么吗?

会吗?你还会吗?

2015年12月06日。

ps: 多日前学五跳楼的同学安息。有过一面之缘,一起去腾讯实习面试时吹牛扯淡,之后一些往事细节才清晰浮现,逝者已矣,不再妄言。多日来学校和新闻都没注意到有什么消息,人的生死也是这么轻的一件事情。校庆前科研楼跳楼的同学好歹引起了新闻的骚动,还记得有人在那里摆下的鲜花,白得刺眼。死生亦大也,岂不痛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