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夷所思

Published on 5月 18, 2020

带着鸡面具,打劫肯德基

人权宣言 300 年之后,鸡,作为地球上最古老最先进的物种,依然没有得到应有的生存权。

为了争取鸡权,两只猫戴上了鸡面具,冲进了肯德基。对肯德基模式鸡权的行为进行严正抗议,顺便抢劫了几个全家桶。

肯德基里正在吃饭的鸡都惊呆了,猫儿离开许久之后,鸡们还杵在原地呆若木鸡,没有一只鸡想起来报警。

法庭辩论

这个耸鸡听闻的案件,逐渐传开,越来越神乎其神。

案件发生三天后,五公里外的一个检查站,两只猫被抓获。

被抓获的时候,两只猫正缩在三轮车的翻斗里,对着抢来的鸡腿流哈剌子,鸡面具散落一旁。

鸽记者从空中记录下了狗警察的英勇壮举,如何包围并抓获两只劫匪猫的。

两只猫被送上法庭进行公诉。

庭审面向全国进行直播。

成千上万的鸡涌到法院门口,手举横幅,要求判处两只猫死刑。

兔记者进行了现场报导。

庭审开始,鸭法官宣布开庭。

公诉人是一头牛,看上去雄纠纠气昂昂,充满了正义的气息,他率先出示了警方现场抓获两只猫猫赃俱获的证据。

控诉两只猫违反了 《肯塔基州鸡保护法》《安保条例》,要求追回被抢走的炸鸡,无期徒刑。

两只猫的律师是一头猪, 轻蔑地哼哼了两声,这不构成证据。

全家桶哪里都能买到,鸡面具也哪里都能买到,那么任何猫都可以买到这两样。所以并不能证明犯人就是它。

检方的律师是只鹦鹉,耻高而气昂,叫嚣着两只猫得有证据证明不是它们干的。

猪抗议道难道不是公诉人应该拿出更有力的证据吗?

被告的两只猫拒绝承认罪行。

🦆法官想了一下,猪律师前几天请吃过烤鸭,鹦鹉却说过它家的闲话。当庭宣判, 两只猫无罪释放。

鸡情汹涌

两只打劫肯德基的猫被无罪释放的消息传出,兔记者写了一篇歌功颂德的文章,颂扬鸭博士的英明公正。

但激怒了全国各地的鸡友,它们从大街小巷汇合的鸡兔日报社前进行抗议。

抗议渐渐混乱,甚至有鸡开始袭击抢劫其他无辜的猫店来发泄愤怒。

狗警察们不得不出场,它们英勇而忠诚,制伏了大批寻衅滋事的野鸡,把它们直接送进了肯德基的后厨房。

舆论铺天盖地,起诉书从全国各地发往首都,鸽信使由于过劳暴毙。

牛检察长和鸽信使有一块牛排的救命之恩。痛失挚友和救命恩人的悲痛让牛检察长从庭审失败的一蹶不振中振作起来。

两只猫,再次被告上法庭。

鸡体利益

大量的鸡再次涌到法院门口,法院四周水泄不通。

两只猫被狗警官架上法庭,猪律师表示抗议。

庭审依然全国直播,鸭法官宣布开庭。

牛检察长对两只猫发起公诉。

认为两只猫不仅拒绝认罪,而且严重损害鸡体利益。

依据《安保条例》和《社会风俗法》,这两只猫的行为严重破坏了为这个国家的鸡体平衡,造成了社会的不稳定和鸡荡。要求驳回一审判决,判决赔偿国家鸡蛋两卡车,且枪决两只猫以儆效尤。

鹦鹉律师拉出了五只母鸡,还有一张印满了鸡爪的血书,它们都控诉自己听闻两只猫骇鸡听闻的抢劫肯德基的行为后,造成不孕不育,下蛋困难,甚至生出了畸形鸡和弱智鸡。

鹦鹉律师认为这已经明确证明鸡体平衡遭到了严重破坏,鸡权被严重侵蚀。两只猫罪大恶极,应该就地枪决。

猪律师表示抗议,哼哼了几声,但被法庭内愤怒的鸡鸣声给淹没,无法继续抗辩。

鸭法官向来与鸡群不合,自然这些证词都是鸡同鸭讲。

鸭法官认为无法证明母鸡的流产,畸形鸡,弱智鸡,惨叫鸡的发生和两只猫抢劫肯德基的行为有直接关系。另外并不能确认两只猫真的犯下了骇人听闻的罪行。

鸭法官当庭宣判,维持一审,驳回上诉。

猪律师舔了舔猪鼻子,中午吃的培根的味道还很鲜明。

独家专访

虽然两只猫被释放了,但它们仍然被监视居住,不得离开家中,随时接受调查和传讯。

狗警官经常在附近守卫着,一是怕猫儿跑了,二是为了保护猫二免受鸡进的公鸡的侵扰和伤害。

蛇记者千方百计溜进了猫窝,采访了两只猫儿,进行了独家报导。震惊了鸡界。

蛇记者:鸡情很是鸡愤,广大鸡胞们都对抢劫肯德基的骇鸡听闻的行为愤懑不已,你怎么看?

猫儿:我们强烈谴责迫害伤害鸡的行为,对鸡毫无尊严被送上餐桌的命运表示质疑。

蛇记者:鸡胞们都认为你们抢劫了全家桶,严重伤害了鸡胞们的情感和利益。你们对此有什么想说的?

猫儿:我们认为每一只鸡都有权利有尊严的活着,接受教育,贡献社会。全家桶是它们的归宿,这是不应该的。

蛇记者:但是,鸡肉的味道好极了。

猫儿:是的,但是它们应该有自由选择的权利和机会。

蛇记者:每一只鸡都以进入肯德基工作为荣耀,那是大多数鸡的鸡生梦想。而你们让它们的梦想破灭了。

猫儿:每一只鸡还是大多数鸡?它们可以去选择的,正是它们不愿选择,它们就最终只能到这里。

蛇记者:啊,感谢你的款待,我的身心都得到了充实。

蛇记者穿过层层狗警卫和鸡斗士,回到《鸡关真理电视台》发表了这篇独家专访。

但是是另一个版本

蛇记者:为什么你们要剥夺鸡群去肯德基工作的荣耀,为什么要抢劫肯德基?是因为鸡肉的味道好极了吗?

猫儿:是的

蛇记者:你觉得为什么没一只鸡报警?即使大多数鸡都受到了伤害。

猫儿:没一只鸡还是大多数鸡。它们可以去选择的,它们最终只能到这里。

蛇记者:你现在后悔吗?

猫儿:我们强烈谴责迫害伤害鸡的行为,这是不应该的。

报导引起了轩然大波,伴随着对鸭法官的罢免,对猪律师的查处,牛检察长被几乎推到了鸡族英雄的地位。

最终向最高法院再诉猫儿戴着鸡面具抢劫肯德基的行为。

终审

猴法官宣布开庭。

牛检察长诉猫儿伤害鸡体平衡,恶意伤害鸡群情感,抢劫肯德基造成经济损失等十几条重罪。根据《安保条例》和刚刚审议通过的《肯德基鸡权法案》, 对伤害鸡群情感,破坏社会安定,影响生态安全的行为进行严厉处罚。义务劳动终身。

猫儿孑然两身,身上挂着鸡群抛来的臭鸡蛋,出现在被告席上。

猴法官宣布开庭。

鹦鹉律师拿出蛇记者的视频报导,报导中猫儿亲自承认了对鸡群的伤害,并表示深切的后悔。

猫儿表示抗议,但臭鸡蛋和鸡鸣狗叫淹没了猫儿的抗议。

猫儿当庭作最后陈诉

当我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而不是自己身上的时候,我迎来了自己赎罪的时刻。我的鸡胞阿,你们也是一样。

猴法官当庭宣判,鉴于罪行之严重,鸡神共愤,天理不容,罚两只小猫去肯德基义务劳动终身,为大家制作质量更高,味道更好的炸鸡。

鸡兔日报对这次庭审进行了报导和颂扬,对猴法官的英明判断赞不绝口,对正义的伸张赞不绝口。

对于庭审结果,世界鸡权理事会表示欣慰,全球炸鸡协会表示赞许,肯德基表示欢迎,两只小猫表示心服口服。

皆大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