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科学是相信什么?

Published on 9月 05, 2020

之前在龙德广场有信徒给我传教,大讲信教的好处和不信的坏处。虽然有点厌烦,但不得不说传教之人有种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灵活机敏。将圣经背得滚挂乱熟的信心与虔诚。这是让我万分佩服的。

但佩服归佩服,我却不愿认同。有人似乎说过这样的话:人生很难,但很多东西丢了还能回来,譬如乐观。有些东西丢了就再也回不来了,譬如理智。

我不知道,但我感觉人们总是把自己的理智交出去。

交给老师、领导,交给权威和公司、交给似乎可信度值的怀疑的种种对象。

我有时候想,做人是不是不能太洁癖了?

为什么不信任楼下的小吃摊、祖国某处小厂生产的三无产品、网上小站散步的流言蜚语(就如这个网站所散播的)?因为小就不可信了吗?

为什么不信任勤劳的居委会、大公无私的人民公仆、为员工发展着想的公司领导、为社会服务的大型公司?连权威都不信任了么?

为什么不信任免费又好用的商业软件,免费不花钱的大型网站、花不了多少钱的便宜手机?即使它们口口声声说按规范遵守协议?

随着年事渐长,阅历增多。疑惑却一日胜似一日。

然而一件事却渐渐明晰:不在于大小,不在于强弱,不在于口说。而在于用自己的经验作出自己的判断。

王阳明说,知行合一。

我身处安全行业,明明知道哪里哪里可能有啥问题,却经常加装看不到。可见我也不怎么知。 可见即使稍微知道,却总是抱着侥幸心理,如我给自己解释种种。更不用说领域外无所知晓的亲戚朋友,数字安全意识令人汗颜。

也许即使知道安全隐患很多,但人家也未必在乎,也未必怎么想,也未必太有用处。之前有笑话讽刺医生吃个饭都要拿显微镜看看就是这个意思。

但更多人可能就是完全不知道,意识不到意味着什么。直到大山倾塌,依然梦中。

所以多一分知识经验,就多一份生存的几率。

另一个问题是从小被教坏了。完全不知道知识经验该自己主动去要,还等着来源甚是可疑的实体来灌输。灌输的又都是相反的“经验”。

我说这么多梦话,就仅仅想说:经验要自己去得到,判断要自己去做。

我写这些话,心里想的有事,眼中见的有人,却不能也不愿写出来。也不想做判断,但是却想说这几句话,妄图铭记下这正在远去的黄金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