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xia

Published on 5月 05, 2021

立夏

我不由想写一点东西,乃是从绝望之中冥冥求生,在这夏日的首日,献给一切一切不可知的神。

立夏至矣,阴云凝聚。

我一整天躺在床上,不想说一句话。

家是温暖的港湾,也是无情的长夜。家是爱的浓情,家是爱的负担。

我回想往事,她强加我身上的枷锁。

我历数前程,她鼓舞我旗帜与甘甜。

立夏至矣,晚风微寒。

我冷冷的回应,家人热热的期切。

家是春日的风,家是夏日的阳,家是夏至时节春去夏来的勇气和颓丧。

我念念不忘,沉入甜蜜的痛苦。

我切切难眠,遁入飘渺的悲伤。

立夏至矣,又是一年。

情绪没有尽头,也没有希望。

我们终将在九泉之下相会,

挣脱我们的心,挣脱我们的情,

挣脱所有压在身上的,

彼此谅解,不再悲伤。

– 夏至 2021.05.05

噩梦

我想起那天晚上的梦,在她之前居住的老房子里。

那老房子在废弃的厂区家属院。窗外的杉树清脆欲滴,鸟鸣乘着晨风穿堂而过。他在窗边的竹躺椅坐着,那是又十年之前,刚从大病中恢复,他说不出他想说的,我似乎闻到芝麻糖的味道。

这就是我关于那里几乎全部记忆,其他的种种本来很重要,却被时光吹散,无影无踪。

梦中我在那老房子的另一间里,那是她也走了之后。我环顾房间的桌子和空荡荡的木床,零落着无法名状的奇异悲伤。

桌子上一个小灵通手机, 忽然亮了。我把它拿起挂断,看了看时间,心想着,人走都走了,这有什么用呢?

我准备离开那里, 关上灯,老木门要用力合上。关门的时候,忽然感到不寒而栗。往回推门的时候,借着楼道昏黄的灯光,我看到门里面不是房间,只有一堵红墙。

楼道里有些不存在的侧灯,照过一个飘过的蓝色身影。

我惊醒过来。

只有一堵红墙。

我时常想起她的话语,时常想起那面墙,时常发现那面墙模糊了话语和思想。